晉越app>智庫頻道>海外智庫>文章精選>正文

俄羅斯專家分析北約對華戰略

參考消息網3月2日報道 俄羅斯《獨立軍事評論》週報近日刊登俄國民經濟和國家行政學院國家安全系專家魯斯蘭·波隆丘克的文章,解析北約對華戰略形成的動因、主要內容及未來走向,文章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俄方人士在此問題上的視角與觀點。文章主要內容摘編如下:

北約作為軍事政治組織,是西方為實現地緣政治目標而打造的工具。蘇聯解體和華約解散後,北約開始採取咄咄逼人的進攻戰略,積極扮演全球角色。北約分析人士認為,俄羅斯在2030年前將一直是北約的主要軍事威脅。與此同時,中國的崛起也令北約戰略專家感到不安。北約當前政策的主要內容之一便是聚集力量對付“中國威脅”。

北約對華戰略的文本基礎

2020年底至2021年初,西方公佈了多份以“中國與北約軍事對抗”為主題的文件。設在愛沙尼亞的國際防務與安全中心(ICDS)2021年1月發佈了題為《通往北約對華新戰略的道路》的報告。

影響北約對華戰略形成的政治勢力擁有這樣的結構:頂層是美國;第二層是美國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盟國——英國和加拿大;第三層是關鍵的歐洲國家——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第四層是北約所有其他成員國。

2020年11月,國際防務與安全中心發佈了題為《跨大西洋安全:歐洲和中國》的報告,闡述了以下四個觀點:一是中國的政策正在破壞西方模式的世界體系;二是中國國力增長可能改變世界力量平衡和地緣政治局面,並損害歐盟國家和美國的利益;三是中國軍事建設的快速發展正在幫助該國在未來控制主要能源產地和運輸線;四是中國正在靠攏西方的地緣政治競爭對手俄羅斯,並努力將俄羅斯的軍事、經濟和技術力量用於服務本國利益。

國際防務與安全中心專家由此得出結論:目前北約的對華立場是把中國視為西方的政治、經濟、軍事對手。北約在行動戰略中提出遏制中國及其發展,同時尋找與中國的共同利益,以避免其與俄羅斯靠攏。

值得指出的是,北約2010年在里斯本峯會上通過的“北約戰略原則”未包括視中國為敵人或競爭對手的表述。不過,出於全球安全考慮,北約打算與中國進行全面對抗。有一點可以證明——北約與其他獨立組織增加了有關中國問題的研究數量。

VCG211126610405

中國軍力發展

國際防務與安全中心在其2021年發佈的《北約的組織和結構》報告中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發展和裝備更新速度比此前人們料想得更快。報告列舉了近年來中國導彈部隊及空軍的發展情況,並稱這將在未來數年內改變東亞力量平衡。

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專家2021年1月發佈題為《如何對付中國?在北約內部尋找美歐妥協》的報告也指出,中國10年前就有能力用導彈摧毀該地區6個美軍基地中的5個,而且隨着中國遠程戰機的發展,相對安全的關島基地很快也將受到威脅。報告還注意到,中國正在部署大批掃雷艦、多用途戰機和地對空導彈,以確保自身海洋地位,並阻止美國軍艦進入南中國海和中國附近水域。

與此同時,美國蘭德公司的研究結果也顯示,如果台灣海峽發生衝突,即使美方動用第五代戰機F-22和兩個航母攻擊羣,中國仍可能對美國造成傷害。

北約對華“大戰略”

有關“中國威脅”的內容也出現在了北約各成員國及泛北約層面的軍事學説文件當中。法國2017年10月發佈題為《防務和國家安全問題戰略》的報告,將中國軍力增長視為對西方世界的挑戰。北約在2017年11月發佈的一份分析報告中把中國不斷增長的軍力稱為對北約的威脅。北約盟軍最高指揮官德尼·梅西耶在宣佈該報告結論時説,“(發生)大規模國家間衝突的風險大幅增加”。他還説,對北約而言,“具備能對自己責任區域以外事務進行評估的全球思維”變得愈發重要。北約領導層對俄中2017年7月在地中海和波羅的海舉行的聯合演習感到不滿。

這樣一來,北約開始認為有必要針對中國製訂協調一致的戰略。

西方專家指出,北約遏制中國的戰略可以包括:在現有的領土爭端問題上支持中國的反對者,並與東南亞國家建立替代經貿關係;抵消中國在藴藏豐富石油和礦產的中亞、非洲及拉美國家的影響力;防止中國控制印度洋和南海主要運輸路線(世界貿易的60%經過這些路線);削弱中國在多邊組織中的主導作用;防止中俄走近;反對中國參與北極開發的意圖;化解中國在軍事領域,尤其是太空、生物技術、IT技術、人工智能、機器人及其他領域為獲取技術優勢而做出的努力。

美國國防部發布的2020年度《中國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指出,在可預見的將來,北約與中國發生直接對抗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毫無疑問,軍事因素在實施遏制戰略中是必然存在的。非洲有可能成為最可能發生直接或間接武裝衝突(“代理人戰爭”)的地區。

北約將擴大軍事投射能力

基於上述分析,可以得出四點結論:

首先,在經歷了冷戰結束後這些年的不確定性和喪失自我認同感後,北約首次集中精力應對來自東方的“全球威脅”,中國軍事實力被視為對北約國家安全的威脅。

其次,北約對華“大戰略”提出對中國軍事經濟發展的遏制和反制措施,同時也表示願意合作以防止俄中接近。

第三,在可預見的將來,北約與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的可能很小,但隨着矛盾和經濟利益交集的增加,發生武裝衝突的風險將會上升。

第四,為了保護自身利益不受“中國威脅”的影響,預計美國及其歐洲盟國將擴大北約在世界不同地區,包括向亞太地區、印度洋、非洲和中東投射軍事力量的能力。(編譯:劉洋 鍾忠)

凡註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