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越app>智庫頻道>海外智庫>文章精選>正文

美媒:拜登將科技而非“軍隊”置於美中戰略的核心位置

參考消息網3月3日報道 彭博社網站3月1日刊文分析認為,拜登政府將半導體、人工智能和下一代網絡置於美國對亞洲戰略的核心,試圖召集所謂的“科技民主國”,對抗中國及其他國家。文章編譯如下:

由於全球突然出現汽車、手機、冰箱等產品所必需的微芯片短缺,制定美中競爭新戰略更具緊迫性。拜登政府的戰略將謀求組建國家聯盟,爭奪半導體生產與量子計算領域的優勢,顛覆諸如導彈數量、軍隊人數等傳統競爭方式。

現政府及前政府官員以及外部專家認為:在特朗普實施了比較混亂的策略之後,拜登政府在技術領域對中國採取以聯盟為導向、但仍屬敵對性質的一系列廣泛計劃。

在美國運營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新興技術專家林賽·戈爾曼説:“當今時代,由於芯片是每項技術的基礎,人們對半導體在地緣政治鬥爭中的重要作用有了新認知。這是為了加倍努力,增強美國及其夥伴的相對技術優勢。”

一定程度上,這種戰略的基礎就是儘可能長久地阻止中國獲得某些技術,從而遏制華為這樣的巨頭髮展。美國甚至可以學習中國的規劃,在需要時加強政府在重要行業的介入。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表示,預計美政府將出台全面措施,更加重視韓國、日本等重要夥伴,同時鼓勵芯片生產遷回美國。

芯片是加強“四方安全對話”(特朗普時代得到支持的美日澳印機制)的重要內容,包括最終將更多技術生產遷往南亞。

新政府展開芯片之爭也有迫切的現實因素——在一定程度上由於疫情影響,芯片需求暴增,全球芯片供應不足已迫使部分美國汽車製造商關閉工廠,暴露出美國供應鏈的薄弱環節——嚴重依賴亞洲製造商。

2月24日,拜登下令重新評估芯片以及大功率電池、藥物、重要礦物質和稀土這類戰略材料的全球供應鏈。官員表示,現在細述美國戰略還為時過早。去年年末,《外交》雙月刊雜誌的一篇報告呼籲組成“極其重要的論壇,從而讓志同道合的國家能夠攜手聯合迴應”,迎接大國挑戰。

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2月22日在情況簡介會上説:“我們必須共同面對這個挑戰。”

新戰略已獲得國會的積極迴應,議員提出了一系列旨在加強美國技術的議案建議,比如鼓勵芯片製造商遷回國內的《芯片法案》,以及對先進技術進行更廣泛投資的《無盡前沿法案》。

得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科寧2月24日在白宮與拜登見面後表示:“總統非常願意傾聽意見,副總統也是。我們都清楚這很重要,不僅對我們的經濟,而且對我們的國家安全也是如此。因為從F-35第五代隱形戰機到手機,所有產品都需要這些先進、高端的半導體。”

儘管新計劃包含的很多主張沿襲自特朗普政府,但反對者認為,兩者區別之一在於努力將各種因素融合成統一的戰略。

拜登的支持者説,他的戰略將包括加強與其他國家的密切合作。新政府將加強此前很少利用的夥伴關係,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四方安全對話”,尤其是考慮到印度與中國最近的緊張關係。

它還基於一種認知,即中國實際上已迫使美國開始以所謂的“脱鈎模式”,終止企業和技術關係。華盛頓兩黨越來越支持擴大政府作用,向公司提供激勵措施與投資。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伊麗莎白·伊科諾米説:“為了競爭,我們將不得不改變我們的遊戲方式。他們不會去適應我們制定的規則,所以我們必須適應(新規則)。”(編譯/鄭國儀)

凡註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